涅破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系统之坑坑更有爱 > 第二百七十章 和谐的姐妹
    “你们本来就亏欠我。”对此,徐悦竹有充分的理由。

    “你倒是说说,哪里亏欠你了?缺你吃还是缺你穿还是缺了你的花用?”

    “是,这些都没缺,但是,以前祖父祖母在的时候,有好东西都是给你,外面送了礼来、不管是选衣服还是首饰还是别的,全部都是你们选,我只有拿你们剩下的,这还不叫亏欠?”徐悦竹发泄心中的不满。

    徐悦兰不自然地看向旁边,就徐悦竹所说的这个,还真算亏欠,因为这第一个挑选的,往往是她呀。

    “好吧,这算亏欠。”是事实就得承认。

    徐悦竹心里升起一股喜悦,“所以你们怪不得我,都是你们逼我的,如果不是……”

    “等等等等,你等一下。”徐悦菊不满地打断她,“你说这话可得有良心,真要说被冷落,我比你更受冷落。剩下有什么得什么得往往是我吧。”

    “你沾徐悦兰的光,就是拿到不好的,徐悦兰都会补给你,现在你更是得了这么多的铺子,每天那么多的钱,你要什么都可以自己买。”

    “这是我自己努力来的,最初的时候,我比你更有资格看谁谁不顺眼。”

    “菊妹妹这话说得对,你说为什么我就喜欢菊妹妹不喜欢你,原因还是在你自己身上。”徐悦兰声援,见徐悦竹的脸色开始扭曲之后,她又转了语气,“当然,确实长辈们有些不公平,你会有怨言也正常。”

    这话,才让徐悦竹的脸色又好看了一些。

    “不过,你要揪着这些愤恨继续这般过下去?”徐悦兰故意问。

    徐悦竹自然不愿意。

    “算了,不提这事了,明天是菊儿的大日子,咱们得把菊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才行。”知道徐悦竹脸皮子薄,绝对不会在她们面前低头示弱,徐悦兰也就转开话题,只盼她自己能想明白。

    “就是就是,姐姐们帮我选一选,到底哪一个好。”徐悦竹也跟着转开话题,将那一粉紫、一粉红的两件衣衫拿起,“这两件,哪一件更好看?”

    女人天生对漂亮的衣服首饰没有抵抗力,当下就连徐悦竹也抛下了方才的沉重话题,上前来一起挑选着、品评着,而在徐悦兰和徐悦竹的刻意退让,也就是忽视掉她那些会令人想狠狠揍她一顿的话之后,三姊妹难得地和谐了。

    夜里,徐悦兰依旧早早地洗漱歇息,但在侍女们出去之后,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四周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方才的睡意全都消散了。

    想着不知道今晚他是不是又会来,看着就放置在窗畔小几上的护身符与观音像盒子,她越发没有睡意,越来越精神了。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她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

    她心中一动,闭上眼假寐,想要给他一个惊喜,也或者是惊吓。

    轻巧得几乎不可闻的脚步声靠近,徐悦兰唇畔含笑,静静地等着。

    突然,她呼吸一窒,只觉得喉咙上被什么钳制着。

    脑中,瞬间闪过“恶魔系统”四个字。

    只是电光火石之间,她伸手向前,果然抓住了一个人的手臂。猛地弯折推开,只听得一声女子娇呼,桌子被碰撞发出的砰然声响,她喉咙上的压力已然消失。

    徐悦兰起身,瞪着黑暗的前方。

    “娘娘,发生什么事了?”

    随着惊呼,金桂与玉桂闯进屋来,随她们之后的,还有数个护卫。

    隔着帐帘,徐悦兰语气淡然,“没事,方才我想要倒水喝,不小心撞到了桌子。”

    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加之又有徐悦兰自己的解释,几个护卫告罪之后,便退了出去。

    “都怪我们不好,应该给娘娘留灯的。”金桂自责道,在护卫们走了之后,方才拉起帐帘。

    “不怪你们,熟睡之际,屋内燃灯太浪费了,没必要。”徐悦兰坐起身来,接过玉桂倒来的茶水。

    将空茶杯递给她们,“你们自去歇着,不用在这里候着。”

    两个宫女点头称是,放下帐帘之后,退了出去。

    徐悦兰躺会床上,摸着还有些疼痛的脖子。

    那人,应该就是香儿,穿着隐身斗篷的香儿。

    徐悦兰猜测道,一阵阵后怕袭来。

    如果她不是用手,而是直接下刀,那她……

    一个冷颤,徐悦兰坐起身,将白日里才得来的护身符挂在身上,那尊观音像也取出来,三柱清香供奉着。

    “菩萨,很抱歉这么草率地将您清楚,实在是事情紧急,还望您能见谅。”低低地,徐悦兰祝祷。

    做完这一切,她方才安心了一些,再次回到床上躺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迷迷糊糊之际,开门的声音再次响起,徐悦兰一个激灵,双手揪紧了被子,瞪大眼屏息瞪着帐帘,准备在帐帘被掀开之际,先来个反击。

    同样轻巧得几乎不可闻的脚步声慢慢靠近,徐悦兰屏息等待着……等待着……

    一双适应了黑暗的眼,也能看到黑暗中物体的轮廓。也因此,在帐帘被拉开之时,徐悦兰清楚地看见一个人影,想也不想地,她立即掀起被子给他整个盖过去,再一脚给他踹开……

    砰咚!

    可怜地桌子再次被撞。

    同样地,金桂玉桂与众护卫再次闯进来。

    “有刺客,抓起来!”徐悦兰指着被棉被盖住不断挣扎的一团命令。

    “慢着!”

    正欲上前的众人傻住,呆呆地看着那个挣脱了棉被出来的,连头上玉冠都歪掉了的“刺客”。

    “陛下。”徐悦兰喃喃唤道,这时候她才发现,就在方才进来的众人之中,还夹杂着祥明等伺候他的太监宫女。

    “奴婢(奴才、属下)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金桂玉桂等人也跟着下跪行礼。

    “平身,出去。”

    “是。”如蒙大赦,众人可说是跑着三两步就出去了,留下帝后在屋内。

    “夫君。”徐悦兰甜甜笑着,跑过去抱住他。

    对着她的笑脸,杨曜德实在没法发火,反而抱起她回到床上。

    “地上凉,不要光脚下地。”说着话,他又拾起地上的被子,仔细地替她盖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