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恶魔小萌宝:爹爹,娘亲又逃婚啦 > 第725章 大结局(上)
    众人就这么看着朔月站在光耀大楼楼顶,冷风阵阵吹过她的面颊,听着她吼着吼着,突然又笑了出来。

    “不过说来也是因果报应,都是因果报应!国际联盟!你们自己都没想到吧——没想到有朝一日你们种下的因会得到这样的果,你们造出的人造人,会站在全世界最高的光耀大楼楼顶大闹!然后被反噬的是你们……被反噬的是你们!!!”

    联合国的人纷纷惊了。

    全球的观众也都惊了。

    这事儿闹得太重了,实在是太重了!!!

    “朔月!你到底要干什么!”

    所以,马兰达也撕破脸了,他一开始就知道事到如今,非法克隆这件事他是逃不过去的。

    倒不如干脆承认!

    倒不如让全世界好好看看这个疯子,看看普莉希娅女皇和这个克隆人,分明就是两个疯子。

    其他人也惊道:“朔月,你要干什么!你在这上面疯能解决什么?!”

    “解决什么?当然是解决你们!”

    朔月嘴角微微扬起,手中的古魂珠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她高高举起手中金色的古魂珠,喝道:“这颗珠子,虽然我也叫不上来它的名字,但我知道,它蕴藏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你以为光耀大楼是铜墙铁壁吗?是吗?!我今天就炸了你们联合国,你们所有人都要死……所有加害我父皇的人,都要死!!!”

    朔月说过,她六岁就说过——她想守护的东西,谁也别想夺走,谁敢夺走它,她就杀了谁!!!

    事到如今,她清醒的知道——

    “我最想守护的,果然是那个笨蛋啊!从前是,现在也是……我说过,这世上除我之外,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伤害父皇!哪怕让她有一秒钟的心情失落,这个人都该去死!而你们联合国,你们一直在想方设法逼死她,直到今天她想讨回公道,你们还是在想方设法中伤她、诋毁她,你们从没想过解决任何问题,你们一直在解决我父皇这个提出问题的人!你们一直想把我父皇生吞了……你们这帮畜生,你们就是帮畜生!!!”

    朔月咬牙切齿的按动一个莫名的按钮,顷刻间,另外八颗古魂珠仿品出现在半空中,实际上方才这些古魂珠仿品已经出现了,但这一次,它们的力量开始共通!

    马兰达感觉事情不妙,再留在这里,保不准朔月要发什么疯,马兰达焦急的想要撤,但谁知这时,朔月吼道:“都给我站住!谁也别想走!谁敢动一步,我立刻按动炸弹,这炸弹的威力,足以让这个城池毁灭!你们所有人都得死!”

    “朔月,你这是制造恐怖事件!你知道你一旦做了,会是什么后果吗?!”

    “哦?恐怖事件?”朔月听了这话,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可真是好大的脸啊!恐怖事件是吗?我父皇自毁帝都算不算恐怖事件?你们释放核能毁灭城市算不算?我父皇说得没错啊,你们明明是恶事做的最多的,哪来的脸抨击别人?”

    真是可笑啊……

    父皇有一句话说的太对了——他们到底哪来的脸?!

    “我不否认我杀过人,我认为那些人欺辱了我和父皇,我杀他们是因为我认为他们都该死,数数看吧,这七年我一共杀了8003个人,每个人我都记着数呢!我父皇杀过的无辜百姓,死于战争被连累的的746人,死于帝都恐怖事件的201人,一共947人,而联合国这些年害死的无辜民众,我也做过统计,表格在我手里,直播的看清楚了——”

    朔月说着展开一张列表!

    每一个暗中事件都呈现在大屏幕上!

    众人纷纷惊骇!

    “总计132678人!!!”

    十三万人!

    “你看看哪件事不是你们做的!现在你们的做的一切事情,都会在24小时之后在全球所有电视台自动播放,这是我设置好的系统!你赖不掉的……我父皇千不愿万不愿的伤及过几百人的性命,竟被你如此大做文章甚至要害死她!我父皇这些年为威尔利亚帝国做的功德和所有的付出在你看来都一文不值是吗!该死的到底是谁,你心里没数是吗?!”

    “朔月,你休要……”

    “闭嘴!老子不听你们放屁!你们这帮畜生!”朔月身后的八颗模拟古魂珠力量越发浓重,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要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创造了我,赋予我思想,给了我今日站在这里毁灭你们的机会!感动吗?你们感动吗?!!”

    马兰达真是慌了,朔月比月倾欢本人还疯癫一千倍,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朔月说的炸弹强度,马兰达派人紧急查过,得到的回复是朔月说的是事实——

    只要朔月启动她手里的那些珠子,方圆十里包括这个大楼全部摧毁只需要三秒钟!

    这不是开玩笑的!

    所以朔月才说,谁也不准动。

    谁敢动一下,她就毁灭这片地方!

    立刻毁灭在场所有人,也包括她自己!

    到底有什么办法对付他,到底有什么办法……

    这时,马兰达身边一个人蹿了过来,在短时间之内套到了月倾欢的内情。

    “阁下,想制止朔月炸毁光耀大楼,这是唯一的突破口。”

    孩子!

    听说普莉希娅女皇这次回归并非她一个人,在南海域落水的时候,就有人发现,她还有孩子!

    她是带孩子一起回来的。

    朔月维护普莉希娅,自然不可能愿意拿这一点打赌。

    “那孩子在哪儿?现在立刻控制住她!”

    马兰达问着,下人恭敬的道:“还没控制,但按理说肯定在皇宫,现在整个皇宫都在我们的控制内,随时可以将皇宫引爆。”

    “好。”

    马兰达这就安心了,有这么大的把柄在,他知道普莉希娅肯定也在暗处看着这一切,说不定朔月的做法,都是她导演的!

    “朔月!你冷静一点!你冷静一点!你知道你这么做会给普莉希娅带来什么灾难吗?现在她的孩子在我们的掌控范围内,你若是想跟我们同归于尽,在这里胡闹,你不怕孩子受什么伤害吗?普莉希娅已经没有家人了,唯一的孩子,你也不考虑一下吗?!”

    “你们可真是一窝毒蛇啊。”朔月真瞧不起他们,“看到了吧?这个世界!你们看到联合国这帮人有多恶心了吧!拿我父皇刚满两岁的孩子威胁!这是绑架啊你们!”

    “如果不是你们做出这种事,我们也不会……”

    “闭嘴!”朔月不想听了,“‘如果不是你们如何如何,我也不会如何如何’……这种轻而易举就把自己犯下的罪恶推给别人的恶心句式,你们说了多少次了!无论是对我还是我父皇,甚至一个幼童,你们也敢!你们这帮畜生,那我也亲口告诉你们——如果不是你们这么作恶多端,你们今天也不至于死在这个地方!”

    “你还不知悔改吗?!朔月,现在你敢按动炸弹,我们立刻就炸毁威尔利亚帝国的皇宫!包括小皇子在内的所有人,都会死!”

    又是这招吗……

    朔月笑了。

    他们可真是没新意啊。

    父皇还是孩子的时候,他们就是用这招害得父皇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但可惜啊,现在父皇已经不是孩子了。

    她早就把孩子们都转移了!

    朔月根本不惧怕这一点,道:“你炸,你随便炸!我还怕你啊!”

    “朔月,我劝你不要冲动!这是普莉希娅唯一的孩子,你真的希望她最后一个亲人也死于你手吗?”

    “妈的!你们好会带节奏啊!死于我手?难道人不是你们想炸的?三十三年前威尔利亚帝国的皇宫不是你们炸的?!你们一再毁灭我父皇的至亲,剥夺她的存在,一桩桩、一件件,你们连洗都不想洗,你们毁得理直气壮啊!”朔月手中的炸弹没有丝毫的减弱,但她却停顿了一会儿,“你们继续狂吠吧!多叭叭你们都做的恶心人的事儿!”

    而另一边,困在全息投影中的月倾欢完全找不到出口。

    她在这个大楼的楼顶,全然不知道该怎么离开。

    对了,她还有空间。

    月倾欢立刻召唤出空间,现在空间内仅剩的只有石巨人。

    她想过使用石巨人,但在这个时代,石巨人的存在根本抵不过一丝科技,但如果在这里的话……

    “石巨人,凭借你的力量,现在能打破这个全息投影吗?”

    说实话,石巨人压根不知道全息投影是什么东西,被召唤出来之后,石巨人只表示:“主人,你得先找到它的边缘!这里看似无边无际,如何打破?”

    边缘?

    这才是难题!

    月倾欢连尝试从楼顶跳下去的勇气都没有,鬼知道这里都是什么,都是真的假的。

    边缘,又在哪里?

    “主人,我倒是有个办法。”

    “你说!”

    “你空间里的东西还有几样,曙光、赤焰,以及《北冥秘录》,你还有奇门遁甲……这些加起来,你看看还有没有办法找找出口?”

    她只有这些东西了。

    如果她出不去,24小时之后,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恶!

    她现在必须冷静下来。

    奇门遁甲是不仅是防御术,本质上更是一种静心术,她在和小琛琛学习奇门遁甲的时候,就知道这术看得透彻。

    就像棋落悠那样。

    月倾欢坐在原地,不停的深呼吸,将心思放静。

    她在放静之后,眼前又看到一番场景。

    这是只属于她自己的世界,她记得上一次,就是那个黑化的自己,在这里取代了原有的自己。

    在这一片漆黑中,月倾欢似乎又看到了那个人影,沉睡的人影。

    她看着这个人缓缓的睁开眼。

    “怎么?又需要帮忙了吗?”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存在黑化情况的,那种感觉好像是——这个世界没人能惹她,她疯起来,这世上任何人她都会将其置于死地。

    但是这样的自己,这样的人格,她不喜欢。

    “自从沧离用他最后的魔力将我封印之后,我便一直沉睡在这里。我都没有讨厌这样的自己,你为什么这么排斥自己呢?普莉希娅!”

    “你……也是‘我’吗?”

    “笨蛋!这个问题我早就解释过,不管什么样的自己,都是你自己,只有你不接受,但它一直存在。”

    “它应该存在吗?”

    那个惹怒了就会不知觉的出现,不顾后果杀遍全世界,最后惹得自己落了一个“暴君”名声的存在,真的该存在吗?

    “当你完全接纳你自己的时候,你会发现,我只是你发自肺腑的愤怒罢了,一个不会愤怒没有脾气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正是因为你会变成‘我’这个模样,这个世界才不敢惹你啊。”

    压抑沉稳的,是她。

    疯狂暴躁杀遍所有恶敌的,也是她!

    她被困在这个鬼地方,还要待24小时,她难道不该疯吗?

    事到如今联合国还是想要毁灭她,她难道不该恨吗?

    那么,她放着自己这么稳重做什么?

    “孤知道了。”

    这一次,是月倾欢自己打破的封印。

    「恭喜你,你这也算是……跟自己和解了。」

    那个黑色的身影拍着她的肩膀,深深的吻着月倾欢的额头。

    月倾欢再一次睁开了双眼。

    而这一次,她没有任何的犹豫,便将整个地面都变成了奇门遁甲八卦阵的模样。

    而她,则站在奇门遁甲八卦阵的中心。

    一旁的石巨人微微有些惊骇,道:“主人,您想好怎么做了吗?”

    “怎么做?自然是毁了它!”

    七年前,为什么她会被联合国活活逼死?

    在此之前,她为什么要给联合国留活路?

    如果七年前她就想到站在这里手刃联合国,一切也不会搞到今天这般地步,不会有那么多人为她牺牲。

    “这笔账,明明是应该由孤亲自算!而不是让朔月你在这里胡闹啊!”

    这才是月倾欢想说的!

    说着,月倾欢直接挥动曙光!

    “轰隆隆——”

    一剑下去,整个全息投影都在崩塌!

    这……

    这难道还是原来的那栋楼?

    只是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不知道哪里是出口,哪里是方位?

    如果是这样的话——

    “石巨人,孤站在你手上,如果再次坍塌,你直接防御。”</>